<i id='5ct7x'></i>
<acronym id='5ct7x'><em id='5ct7x'></em><td id='5ct7x'><div id='5ct7x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5ct7x'><big id='5ct7x'><big id='5ct7x'></big><legend id='5ct7x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• <tr id='5ct7x'><strong id='5ct7x'></strong><small id='5ct7x'></small><button id='5ct7x'></button><li id='5ct7x'><noscript id='5ct7x'><big id='5ct7x'></big><dt id='5ct7x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5ct7x'><table id='5ct7x'><blockquote id='5ct7x'><tbody id='5ct7x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5ct7x'></u><kbd id='5ct7x'><kbd id='5ct7x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5ct7x'><strong id='5ct7x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1. <fieldset id='5ct7x'></fieldset>
        <i id='5ct7x'><div id='5ct7x'><ins id='5ct7x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<dl id='5ct7x'></dl>

            <ins id='5ct7x'></ins>

          1. <span id='5ct7x'></span>

            2018年女性傳媒大獎年度女性榜樣:萬方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9
            • 来源:香蕉视频美女私密视频_香蕉视频免试看下载_香蕉视频破解版无限次数

            2019年1月21日,第八屆女性傳媒大獎在北京·萬達文華酒店舉行,陳數、王菊、韓喜球等等出席並獲獎項。女性傳媒大獎於2010年誕生,是由聯合國婦女署與網易女人共同主辦的頒獎典禮,也是國內首個以“社會性別平等”為主題的大型獎項。

            獲獎理由:她是“金鷹獎”最佳編劇,也是中國戲劇獎“曹禺劇本獎”的獲得者。她用話劇作品為女性的命運吶喊,沉重、強烈,但卻讓觀眾感受到善意與溫暖。同時,她也用智慧的眼睛觀察女性的情感,關註她們在愛情中的態度和選擇。

            現場對話:

            大策:接下來讓我們有請獲獎者萬方女士登場,有請!

            張越:請劉伯紅女士和李淼先生為萬方女士頒獎。

            大策:有請三位一起來合影留念。感謝二位頒獎嘉賓,請二位回到揭曉區,同時萬方老師請就位。

            張越:萬方老師,請發表獲獎感言。

            萬方:也是非常的榮幸,非常的高興,感謝的話我就不說瞭,和前面的幾位朋友一樣,意外,真的沒有想到,為什麼是我。當然瞭,女性榜樣,女性這個沒有疑問,榜樣呢,作為我,萬方,我配嗎?我怎麼配?怎麼襯得上這個榜樣?我理解榜樣,簡單說,我覺得就是我做的事,別人如果照著做,學著做,有好處,有益處,有意義,不管是對自己,還是對身邊的人,對社會。

            我想我自己,身上有什麼事情是能夠達到這個標準呢,我想來想去,可能有兩件吧。一個就是我在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,再有一個,自立,喜歡做的事情,我想需要熱愛,熱愛非常重要,有瞭熱愛就有動力,就能夠提高自己,就能夠學習,就能夠實現。自立,聽上去很簡單,就是一份工作,能夠養活自己,這是物質上的,生活上的,還有另外,是精神上的。從精神上說的自立,對於女性來說,可能會有很豐富,方方面面可以來解答什麼是精神上的,但是我又是思考瞭很久,想出瞭一個最簡單的一種我的想法,我覺得就是兩個字,忘記,我覺得就是忘記女性的身份,忘記我是一個女人。

            首先要想到的是,我是一個人,我要做一個人,做好一個人,再有就是要做好我自己,做好這個世界上獨一無二的,特別的我自己,然後可能才能輪到女人,做一個好女人,我覺得職業,剛才各位有各種各樣的職業,我覺得職業是沒有性別的,比如我,有時候會被介紹著名女編劇,著名女作傢,我心裡就會自問,為什麼?如果是一個男人上來,不會介紹他是著名的男編劇,男作傢呢?實際上我作為女性,作為一個編劇,我自然會發出的聲音是女性的聲音,但是這絕不是我寫作的目的和全部意義。我覺得我想發出的聲音,人的生命是生命的聲音,人性的聲音,我希望我以後能夠向這個更高的目標繼續努力,繼續協作,無愧於今天得到的這個獎,謝謝大傢!

            張越:萬方老師,我特別同意您說的,其實在職業當中沒有性別,是專註的做好職業,而創作中,你首先想的是人性,但是因為您是女性,當您誠實的面對自己內心的時候,你就不由自主的誠實的書寫瞭女性的處境和女性的問題。比方說,其實您寫小說的出身,後來寫電視劇,後來寫話劇,公眾廣泛知道您,就是從一部女性題材的電視劇《空鏡子》開始的,寫女性的生命成長和女性的處境。然後再說到2018年,您有一部戲很火,話劇《新原野》,大傢稱您是您的父親曹禺的衣缽傳人,這是對父親當時創作的止境和呼應,這個戲拿出來的時候,我們很意外,不是那個題材,是一個女性題材,為什麼是這樣的題材,而且時代還是那個時代,寫女性問題,為什麼不寫今天的女性問題,還寫那麼古老的,包辦婚姻這樣的問題,為什麼選擇這樣的題材去表達?

            萬方:《新原野》給我的感覺,尤其是看瞭多場演出之後,給我的感覺,就像一面舞臺上的鏡子,女人,包括男人,可以照見我們曾經是多麼的醜陋,我們是多麼的被束縛,我們多麼不能把控自己的命運,包括愛情。同時,他也能夠反映出,我們也能夠照見今天,是不是長得比原來好看一點瞭,是不是有瞭一些改變,有瞭一些進步,而且我們希望以後能更好看,可能是有這樣的意義。

            張越:戲裡我們看到文化不斷的壓抑和修改之下,女性會變成什麼樣子,而且很顯然,當女性被這樣的壓抑和修改,她們面目醜陋的時候,同時男性也被壓抑修改著,他們同樣面目醜陋,大傢都是悲劇。所以其實女性,男女不平等,女性不自立的結果是,大傢都很痛苦。我不知道這種與女性,或者說與性別問題相關的思考的作品,2019年,還會被觀眾看到嗎?還有新的作品嗎?

            萬方:我還有一部戲寫今天的,寫當下的生活,叫《你還彈吉他嗎》,今年應該會在舞臺上跟大傢見面,實際上寫的是人生的選擇,男人和女人有不同的選擇,我們要承擔我們選擇所面臨的命運。

            不管是對於新戲裡的女性角色,還是對於在座的大傢,包括我自己,我們盡可能的忘記,忘記這個身份,我們要做我們自己,做獨特的自己。

            張越:那個戲裡男人、女人都要選擇,你可以看到那個戲裡有男女性別的對抗,也有相互的體恤和理解,又是一個跟男女相關的作品。

            大策:再次感謝,謝謝萬方女士,恭喜您!其實並不是女性的問題,而是人的問題,要先選擇做好一個人。